接吻不靠舌头:99%男女不知道还能这样亲!

女人智慧语录 2017-05-28 08:02:27
阅 读 : 57390 点 赞 : 14

 

火山岩浆般的温度似乎要将她的身体烧干,唯一能解救她的,只有眼前的男人??

她紧紧攀着大理石般沁凉的肌肤,求生的本能最终让她放弃了抵抗??

疼痛伴随着快感一点点的升腾,犹如烟火不停歇的爆炸在她的脑海中,令她犹如置身于炽热火海中的孤舟??

载浮载沉却难以自拔——

“嗨,快醒醒??这里冷气足,别睡感冒了——”

肩膀上的压力让宁夕骤然醒了过来,双眼迷惘的对上面前护士关切的眸子,顿时心虚得小脸爆红,无地自容的避开了眼神。

该死,已经过去好久了,那晚醉酒之后,她跟苏衍混乱的一夜还时不时出现在她的梦里。

亏得她醉得不省人事,对那晚没什么记忆,要不然真不知道要怎么面对衍哥哥。

护士看她清醒过来,将手里的单子交给她:“你的孕检报告忘记拿了,张医生让你下周再过来一趟!”

宁夕接过报告,甜甜一笑,将单子小心的放进自己的包包里。

苏衍在国外考察,今天就要回来了,宁夕想着晚上的见面,不由就紧张了起来。

因为苏衍所在的地方太闭塞,所以直到孩子七个多月了她才终于联系上他。

想起苏衍知道她怀孕时的震惊,宁夕有点紧张。

难道是因为孕期会格外敏感?宁夕总觉得苏衍并不像自己这样开心。

医生安慰她说,男人在有第一个孩子时,心态一时难以扭转,都这样!

可??总不能结婚这样的事情,也由她主动开口吧?

从医院出来,烈日当空。

宁夕吃力的扶着腰,正要招手拦出租车,突然一辆红得刺眼的小跑向她冲了过来。

宁夕心下一噤,往后连退好几步。

只听得一声刺耳的油门声,红色小跑擦着她的衣角而过,戛然停住。

宁夕吓得心跳都快停了,堪堪站稳,便见甩着大波浪卷发,穿着贴身红裙,曲线毕露的宁雪落从车上下来。

“宁雪落,你疯了?”

宁雪落看着她,笑得别有深意,抱着手臂,踏着猫步,走得摇曳生姿,直站在宁夕面前,才仗着高跟鞋的优势,骄傲地俯视着大腹便便的宁夕:“怎么?怕我撞死你肚子里的野种?”

宁夕下意识的护住小腹,往后退了一步,警惕的看着她:“宁雪落,你别太过分了!”

即便知道宁雪落一直跟她不对付,宁夕也没想到她能说出这样恶毒的话来。

“我过分!我说你才过分!喝醉酒跟个野男人乱搞,怀了孩子,就想让苏衍喜当爹,啧啧??宁夕你要不要脸!”

宁夕一怔,“你胡说什么?”

“呦,你该不会真的相信那晚跟你睡的人,是苏衍吧?”宁雪落笑得前俯后仰:“口口声声说跟苏衍是从小一起长大,青梅竹马,你连他的身材是什么样都不知道?”

宁夕越听脸色越苍白,站在烈日之下,竟浑身冰冷。

没错,那晚的男人??

她只当??苏衍成年之后,兴许比自己想象中健壮了一些。

如今被宁雪落恶意提醒,才忽然想起,除了体格之外,那夜的人似乎确实有太多地方与苏衍不同??

“实话跟你说吧!那晚你喝了我加料的酒,别提多欲求不满,我好心找了两个壮汉给你,谁知道你那么不识好歹,竟闯进了野男人的房间,还毫不客气的跟人家??”宁雪落一副嫌恶的口吻:“衍哥哥就是心地太善良,怕你醒过来接受不了,才说那晚的是他!”

“你??”宁夕气得浑身发抖,听到这里,再也忍不住,一把掐住了宁雪落的手腕,“为什么你要这样对我?为什么!你害我害得还不够多吗?”

宁雪落原本柳眉倒竖,正要推开宁夕,却在瞧见宁夕身后的苏衍之时,声音立即软了下去,神情也楚楚可怜:“姐姐,我知道我错了,你要打要骂,冲着我来就好了,千万不要怪衍哥哥??”

宁夕一愣,下一秒,却见宁雪落陡然摔倒在地上,那姿势??就好像是她推的一般。

“宁夕!你做什么——”叱责声从耳后响起。

宁夕诧异转身,便看见了面色冷漠的苏衍。

苏衍擦身而过,扶起宁雪落:“雪落,你没事吧?”

宁雪落几乎将整个人挂在苏衍身上:“衍哥哥,我不是故意的,我真的知道错了??现在造成这种后果,都是我对不起姐姐??”

“好了,一切有我!”苏衍拍拍宁雪落的肩膀,让她上车:“我来跟宁夕讲清楚。”

宁夕脑中一片空白,看着苏衍向自己走来,看着苏衍嘴巴开开合合。

他说了很久。

讲他们青梅竹马的时光,讲他爱上宁雪落的挣扎,讲他在知道宁雪落陷害她时的气怒,讲他知道宁夕怀孕的震惊和愧疚,讲他接受了宁雪落的道歉??

最后,他说:“宁夕,对不起,我不能娶你。不是因为那晚的事和这个孩子嫌弃你,是因为我不能再辜负雪落,也不想再欺骗自己的感情。”

这几个月他是带着宁雪落一起出国的,朝夕相处之后更是难舍难分。即便他为了挽回伤害,承认那晚是他与宁夕发生的关系,可在心里,他早就选择了宁雪落。

所以得知宁夕怀孕的消息后,他即使不忍还是立即去宁家跟二老说明了一切,并且将实情告诉宁夕。

“也就是说??苏衍??你一开始就知道是宁雪落给我下药毁了我的清白?是为了袒护她,才告诉我那晚的人是你?”终于找回自己声音的宁夕,失魂落魄看着冷静的苏衍。

“宁夕,雪落她不是故意的,她年纪小,脾气冲动??”

“那我呢?”宁夕仰头看着苏衍,满脸绝望:“你们有没有为我考虑哪怕一点点?”

苏衍不言,过了好久,才伸手去拉宁夕:“这里太阳大,我们先回家??”

“别碰我——”宁夕一把打开苏衍的手,忽而大笑了起来。

活到现在,宁夕觉得自己活得就像一个笑话。

为了来到苏衍的城市,她做题做到休克考上B大。

为了讨好苏衍,她放弃了演戏的梦想。

为了与他门当户对,她抛下养父母回到宁家,终日笨拙讨好这些所谓的名流??

到最后,只换来一句:“我不能辜负雪落。”

宁雪落,不仅抢占了她的身份,抢走了她的亲生父母,如今??还抢走了她的心上人!

宁雪落年纪小,犯错可以原谅?

那么——谁来为她的人生买单?

她甚至——连那晚的男人是谁都不知道!

宁夕捂住脸,身体如抖筛一般颤动着,绝望到了极限。

苏衍看见宁夕神情恍惚没头没脑的走向马路,丢了指缝间夹的烟,刚要追上去,却被身后的宁雪落一把拉住袖子:“衍哥哥,你要去哪里?”

也就在苏衍犹豫的瞬间,只听一声巨响,行走在斑马线上的宁夕被抛了出去,重重落在地上。

“救人——救人啊——撞上孕妇啦——”

一片刺目的光亮中,宁夕看见晃动的人影和那两张令她作呕的面孔,肚子传来的紧缩和疼痛让她的意识一点点流失,她只眨了一下眼睛,额头的鲜血便一涌而入,肆意冲刷进她的眸子??世界陷入一片黑暗??

五年后。

伊顿酒吧,顶楼无人的走廊。

宁夕陪着投资商喝了一晚上酒,头疼欲裂,本来准备找个清净的地方醒醒酒,没想到常莉会跟过来,于是只能打起精神应付她,“常姐有事?”

“宁夕,我问你,你是不是报名参加了《天下》女一号的试镜?”

“是,怎么?”

“你明天不许去!”常莉作为她的经纪人,反而阻止她去试镜这个各大娱乐公司挤破头的角色。

对此宁夕倒是不意外,只略挑了眉头问,“理由?”

“你瞒着我自作主张还敢问我理由?公司已经安排了雪落去试镜你不知道吗?”

“这跟公司的安排貌似并不冲突。”宁夕似笑非笑地看着她,“宁雪落让你来找我的?难道她是怕我一个名不经传的十八线小演员抢了她的角色?”

“你有本事抢雪落的角色?简直痴人说梦!我告诉你,别白费力气了,这部戏宁家投了三千万,雪落已经被内定了!”

“既然如此,你这么紧张做什么?”

“你是我手下的艺人,就要听我的安排!”常莉一副理所当然的语气。

“呵,原来常姐也知道我是你手下的艺人。”

“宁夕,我没空跟你斗嘴,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那可就别怪我了!”

话音刚落,宁夕感觉一股大力袭来,猝不及防地被推进了旁边的酒吧仓库里,同时手机也被抢走。

“砰”的一声,门被重重关上。

??

门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知道喊叫也没用,宁夕一言不发,面色漠然地顺着门板滑坐在地上。

她刚进公司的时候宁雪落还知道有所收敛,顶多让常莉给她安排一些恶毒的反派龙套,最近是越来越过分,连这么低级的手段都使了出来??

如果这次的角色再拿不到,她必须想办法离开星辉娱乐了??

思绪纷乱间,耳边突然传来一阵细微的声响。

难道有老鼠?

宁夕顺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然后愣了。

她竟在一堆箱子后面看到了一个小男孩??

那小家伙大概四五岁大的模样,长得粉雕玉琢,跟只又白又软的小包子似的,正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漆黑的眸子里满是防备和警惕。

呃,这酒吧的仓库里怎么会有小孩子?

应该不会有这么不靠谱的客人把孩子带来酒吧的吧?

“喂,小包子,你是谁?怎么进来的?”

“偷溜进来的?”

“也是被人关的?”

“吃糖吗?”

问了半天,那孩子一声不吭,只是抖得更厉害了,如同受惊的小兽。

于是宁夕也没再继续说话,反正与她无关。

一大一小两人就这么相安无事地各自占据一个角落呆着。

这时,头顶的灯泡突然闪烁了一下,然后灭了。

黑暗之中,宁夕隐约听到咯吱咯吱的声音,仔细辨别了一下,才发现貌似是牙齿打战的声音。

宁夕失笑,朝着对面的小包子开口,“怕黑啊?”

咯吱咯吱的声音停顿了一秒,然后响得更厉害了。

呵,怎么胆子这么小?

宁夕拍拍屁股站起身,朝着那小家伙走去??

小包子被她吓得整张脸都白了。

然而宁夕一屁股在小包子旁边坐下,什么也没做,直接闭上眼睛睡觉。

今晚被常莉拉着到处陪人喝酒,这会儿头疼得不行。

等宁夕睡了一会儿醒来,感觉腿侧热乎乎的,一低头就看到小包子不知什么时候蹭到了她腿边,小手还揪着她的衣角。

宁夕失笑。

以前在乡下的时候,她养过一只猫,胆子特别小,特别怕人,见到人就跑。但是,只要你不注意它,让它放松下来感觉你没有威胁,它又会自己偷偷蹭到你身边,甚至爬到你的膝盖上睡觉。

小包子察觉到她的视线,小脸有些泛红,不过这次眼中倒是没有惊慌了,大大的眼睛里满是好奇。

真是太像小Nai猫了,连眼神都像。

宁夕唇角微勾,特别手痒,最后终于忍不住伸出手揉了揉那颗毛茸茸的脑袋。

这一摸,却立即变了脸色。

额头怎么这么烫!

“你发烧了?”

常莉至少会把她关到明天试镜结束甚至更久。

这孩子这么烧下去,怕是有危险。

正焦急间,她发现不对劲,灯泡明明坏了,为什么屋里还有亮光?

一抬头,这才发现头顶有个小小的天窗,点点星光从那窗外洒落下来。

宁夕找了一圈,搬了个梯子过来。

“小包子,过来,我帮你出去!”

小家伙第一次对她的话有了反应,却是摇了摇头,目光坚决。

宁夕看懂了他的意思,笑着捏了捏他的脸,“还挺讲义气的嘛,想跟我同甘共苦啊?上去吧,窗口太小了,我出不去,你先出去,然后找人来救我。”

见小家伙还是犹豫,宁夕直接抱起他把他放上梯子,“快,是男人就别墨迹,我在下面护着你!”

好不容易终于把那孩子送出去,宁夕脑袋一阵晕眩,脚下一软,竟一骨碌从梯子上摔了下来??

窗口边上,小包子看着这一幕,一直呆滞无神的小脸上浮现巨大的惊恐??

宁夕强撑说了一个字,“走??”

星光下,女人的面容苍白憔悴,却难掩令人惊艳的美丽。尤其是那一双眼睛,清润灵秀,如同盈盈汲着一汪倒映星辰的海。

她早已不是当年的乡巴佬和丑小鸭。

可是,又有什么用呢?

宁夕苦笑,大仇未报,她就要这么摔死在这里了??

不过,临死前救了一只小包子,也算做了件好事。

如果当年她的孩子没死的话,大概也有这么大了吧??

五年前的那次车祸后,宁家嫌她丢人把她送到了M国一所专门接收纨绔子弟的野鸡大学,任由她自生自灭。

她退学重新申请了南加大,近乎疯狂的汲取各种知识。

因为她要打败宁雪落,夺回属于自己的一切!

最重要的是,演戏是她此生最大的梦想。

回国后,凭借这张脸以及扎实的表演功底,她被常莉看中,成功进了业界最大的经济公司星辉娱乐。

星途本该一片坦荡,可宁雪落紧跟着也进了星辉,买通常莉对她处处打压?

与此同时,伊顿酒吧会客室,气氛异常凝重。

酒吧老板、经理、保安,相关工作人员等战战兢兢地站成一排,全都是一副大难临头的表情。

因为,陆氏集团的小太子,陆霆骁的宝贝儿子在他们酒吧失踪了。

沙发上,陆霆骁的面容一如既往的冷硬,如同冰雕一般没有丝毫多余的表情,但属于上位者的威压却让在场的每一个人双腿发软汗如雨下,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他的脚边跪着一个青年,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把小宝带来酒吧!要是小宝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话音刚落,当胸一脚踹了过来。

骨头碎裂般的声音让人头皮发麻,现场所有人都抖了一下。

陆景礼捂着胸口猛咳一阵,立即爬起来,又重新挺直脊背跪好。

现在爸妈在国外度假还不知道小宝丢了,要是他们知道,就不是被他哥踹一脚这么简单了,他会被活剥了。

陆景礼正心如死灰,会客室的门突然被拍响。

离门口最近的酒吧老板顺手打开门,看门口没人,正奇怪呢,一低头,呆了:“小??小少爷!!!”

“小宝???天呐!小宝!二叔的心肝!你到底跑到哪里去了?”陆景礼一骨碌爬起来把小家伙死死搂住,激动得痛哭流涕。

一屋子人全都是一副劫后余生的表情。

陆霆骁几步走到门边,提着陆景礼的后衣领随手把他扔开,然后在儿子跟前蹲下来,“怎么了?”

终于摆脱了二叔的魔爪,小宝一把拉住陆霆骁的手,焦急不已地要把他往外拉。

陆霆骁刚一靠近儿子,就在他身上闻到一股酒气,除此之外还有一丝隐约的香气,不是浓烈刺鼻的香水味,倒像是冰川上开出的小花,散发着一股幽幽的冷香,让他莫名觉得熟悉,甚至有一刹那的心悸。

见陆霆骁不动,小宝小手指着一个方向,小脸上满是焦急。

陆霆骁将儿子抱起来,径直朝着儿子指的方向走去。

身后的陆景礼还有一干人等见状全都面面相觑地跟了上去。

五分钟后,一群人在顶楼的仓库门口停下。

小宝扭着身体从爸爸身上下来,用力拍打着仓库的门,神情无比焦急。

“小宝这是怎么了?这里面有什么啊?”陆景礼一头雾水。

陆霆骁面无表情地命令:“开门。”

“是是是!”酒吧老板点头不迭,然后扭头呵斥身旁的女经理,“叶经理,你还愣着干什么,快开门啊!钥匙呢?”

“啊??开??开门?”女经理僵住了。

糟糕!宁夕那女人还关在里面呢!她答应了常莉至少要把她关到试镜结束的!

可是,有陆家这两尊神和老板在等着,她哪能说不,只能哆哆嗦嗦地掏出钥匙把门给打开了。

门刚一打开,就见一个女人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这是怎么回事?里面怎么会有个女人?”老板暴怒。

“我??我也不知道啊!我之前检查的时候还没人的!”女经理强压着心虚解释。

“快!先救人再说!”

刚有人走过去企图靠近宁夕,小宝立即一头扑到宁夕身上,小脸狰狞,不许任何人接近。

“陆总,这??”酒吧老板一脸无措,完全搞不懂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陆霆骁的目光掠过满脸心虚的女经理,又扫了眼地上倒塌的梯子和头顶只能容纳一个小孩大小的天窗,大致已经猜到发生了什么。

他抬手将所有人挥退,然后走过去,亲自将那女人抱了起来。

怀抱中那股幽幽的冷香更加清晰了。

见陆霆骁去抱了,小宝才没拦着,只是小脸也并不是很情愿,一副要不是我人太小肯定要自己去抱的小表情。

??

B市第一人民医院。

宁夕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

一睁开眼睛就看到对面窗边的椅子上坐着一个男人。

修长的双腿随意交叠,剪裁得体的西装勾勒出宽阔的肩膀和劲瘦的腰身,白色衬衫的扣子一丝不苟地系到领口,明明是在清晨的阳光之下,他的身上却好像披着一层亘古不化的寒冰,冷漠矜傲的表情如同中世纪古堡里的国王??

男人似乎察觉了她的视线,突然抬起那双深海似的眸子,冷冽的目光径直朝着她穿射而去。

那目光太具侵略Xing,如同锋利的手术刀,将她一寸一寸解剖开来,令人毛骨悚然。

宁夕打了个冷战,也顾不得眼前这个陌生男人的目光让她很不舒服,神色焦急地问道,“这位先生,请问一下,我是怎么来这里的?您有没有看到一个小男孩?四五岁大,不喜欢说话,长得白白软软,看起来呆萌呆萌的!”

呆萌??

男人对于宁夕这个形容微挑了一下眉头,随即目光移到她的右侧,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冷,“你说小宝?”

宁夕急忙顺着冰雕男的视线看过去,只见一只又白又软的小包子正躺在自己旁边的小床上熟睡,手背上打着点滴,“对,就是他!他叫小宝?”

宁夕总算是舒了口气,倾身过去摸了摸小包子的额头,已经退烧了。

先前她救这孩子出去之后就有些后悔,毕竟孩子年纪太小,又发着烧,在酒吧那种混乱的地方,让他一个人出去万一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宁夕重新看向对面气场超级可怖的冰雕男,“您是这孩子的???”

话刚问出口,宁夕发现自己似乎白问了。

这一大一小的长得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绝壁是父子,亲生的。

果然,冰雕回答:“父亲。”

“嗨,美人儿,你醒啦,我是小宝的二叔!”

斜刺里突然一张大脸凑过来,宁夕下意识地往后一退,等看清男人的脸之后呆了,“陆??陆景礼?”

陆氏集团二公子,盛视娱乐老板,因为其出色的外表和风流的个Xing,出现在报纸杂志娱乐版的次数比艺人还要多。

这张脸她绝对不可能认错。

冰雕男是小宝的父亲,陆景礼是小宝的二叔??

那冰雕男岂不是陆景礼的哥哥陆霆骁?

陆霆骁,京城人称财神爷,帝都无冕之王一样的存在!

万万没想到,她救的竟然是陆霆骁传说中的私生子,金光闪闪的小太子爷??

陆霆骁探究地打量着病床上的女人,似乎在判断她脸上意外的表情是真是假。

半晌后,大概是终于相信了她事先对小宝的身份并不知情,于是清冷地开口,“你的要求。”

“呃,什么要求?”宁夕不懂这没头没尾的四个字是什么意思。

“我哥的意思是感谢你救了小宝,让你提要求呢!”陆景礼一副你撞了大运的表情。

宁夕闻言大脑飞速转动,随即谨慎地开口道,“其实你们不用感谢我的,我是救了小宝没错,但是他也救了我。要不是小宝先出去叫人,我这会儿肯定还被关在里面呢,所以算是两清了。”

虽然她这回运气爆棚救了小太子,但她哪敢邀功。越是有钱被害妄想症越严重,更何况是陆家这样的超级豪门顶级世家,不怀疑她自导自演别有所图什么的就不错了。没见陆霆骁刚才一直是一副防贼的眼神看她么。

以免后患无穷,还是跟他们撇清关系的好。

宁夕自认这个回答没有任何问题,可是陆霆骁却脸色不豫,看得她一阵心惊胆战。

她没说错什么吧?脸色这么可怕是什么意思?

“哥,你的表情别这么吓人啦,知道的当你是要报恩,不知道的还当你是报仇呢!”陆景礼看不过去美人受惊,忍不住开口解围,然后对宁夕说道,“我哥他不喜欢欠人情的,你还是提个要求吧!别客气!”

还有逼着人家提要求的?

宁夕嘴角微抽,“不是我客气啊,是确实不用,我说得都是实话,不信你们可以查??”

“不必。”陆霆骁言简意赅,神色已经略有不耐。

陆景礼开口道,“酒吧仓库有监控,我看过了,小宝是自己跑进去的,至于你,酒吧经理承认了是她把你关进去的,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们没有怀疑你的意思,确实是你救了小宝,你还是提个要求吧!”

得,又绕回去了!

最后宁夕没办法,只能在陆霆骁越来越迫人的目光下硬着头皮开口,“不然??你们给我钱?”

有钱人不都喜欢这种直接干脆的报答方式吗?

以陆霆骁的个Xing,应该也喜欢用钱解决问题吧!

要是她不要钱,搞不好还以为她是别有所图,不图钱,难道是图人?

就在宁夕笃定这是最合适的要求时,陆霆骁的脸色却更加难看了。

宁夕已经快哭了,为啥非要这么惜字如金,有什么话咱好好说出来行不行,说个几句话难道能累死你吗?

陆景礼牌翻译机摸了摸鼻子,“我哥是觉得给钱太侮辱人了。”

宁夕在心中嘶吼:没关系的,来侮辱我吧!!!

陆家身份太特殊,她一时真的不知道提什么要求比较合适,就在场面陷入僵局的时候,陆霆骁开口了——

“嫁给我。”

宁夕呆滞了一秒,然后剧烈的咳嗽起来,差点没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咳咳??您说什么?”

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她立即十万火急地朝着陆景礼看过去。

二少,求翻译啊!!!

然而,这一次不仅是宁夕,陆景礼也懵逼了,“哥,你几个意思啊?这回我可翻译不了!”

这时,宁夕突然福至心灵,颤巍巍道,“难道是因为我救了你儿子,所以你决定对我以身相许?”

陆霆骁微微颔首,略一思索,然后点头,“可以这么说。”

摘自【落初文学】,未删节版内容点击下方阅读原文

标   签 :   岩浆   舌头
【女人智慧语录】最新文章推荐
【女人智慧语录】爆文文章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