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说《药神》抄袭的人,究竟是无知还是刻意?

有部电影 2018-07-12 22:28:17
阅 读 : 100011 点 赞 : 1559

《我不是药神》小伙伴们是不是都等得急死了?参考了大家的意见后,音频版的内容已经在凌辰电影里已经发布啦!下面奉上微信版的,祝大家观评愉快!


扫描下图二维码即可订阅凌辰电影

↓↓↓


要说最近最火的电影,毫无疑问就是《我不是药神》,豆瓣上傲视群雄的观影记录和评分,足以说明影片的影响力和口碑,甚至很多网友认为这是“中国最好的电影”



那么,在这么大的一顶高帽下,《药神》的高分客观吗?影片究竟是实至名归还是时势造英雄呢?其实我在音频节目凌辰电影中已经和大家深入剖析过了。而今天则是应大家的要求,对比着聊一下《我不是药神》《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以下简称《药神》和《达买》)



其实自《药神》上映之初,票房和口碑双爆炸之后,《达买》就开始反复被cue到,不少人都说《药神》是中国版的《达买》,甚至还有人质疑它抄袭。但在我看来,抄袭的这种说法其实是无稽之谈,而网上还有些人给这部电影打出了一星,真的很莫名其妙。



那这两部电影到底像在哪又区别在哪?


首先,两者的题材确实相似,都是关注社会边缘患病群体的“吃药难”问题;并且情节上也有重合的地方——两部电影中的主人公都是从邻国倒卖药品,都经历了一个蜕变的过程:从对疾病一无所知到逐渐了解,从以赚钱为目的的药贩子一步步变成为患病者奔走呐喊的“社会英雄”,而过程中也都经历了与制药公司、国家相关机构的对抗与碰撞。



但需要注意的是,这种相似并非来源于创作者的有意模仿,而是根植于生活本身——癌症与其治愈的困难本来就是一个世界性的议题,人类最本能的求生欲与法律制度的冲突无论在哪个国家都屡见不鲜。


而《药神》与《达买》都是根据真实事件改编的电影,这只说明了类似的社会问题同时存在于中美两国,在苦难面前人类的选择又是如此的相似。


推销药品的徐峥与马修·麦康纳


那么难道这故事被美国先拍了,我们就不能拍了么?就像别人写了某部电影的影评,我就不能再写了吗?


当然不。


在我看来,通过两部电影中不同病症、不同国情、不同时代、不同社会风貌的对比,我们反而能够站在一个更高的角度,对人性有一个更为全面的观察,对其涉及的社会问题有一种更清晰的认识。



话不多说,下面让我们先从最基础的背景设定来看看——《药神》的故事发生在本世纪初的上海,里面涉及到的疾病是“慢粒性白血病”;而《达买》设定在上世纪80年代的美国达拉斯,病是“艾滋病”。



这一背景就奠定了两个故事的某些相似性和不同——说相似,是因为两种病某程度上都属于难以治愈的“绝症”,所以“续命药”在两个故事中都显得尤为关键;



而说不同,是因为《药神》故事发生时,用于治疗的“格列卫”已经大规模投产,主要问题是药价太贵;而“艾滋病”直到1982年才被命名,在《达买》故事发生时美国的相关药物还处于试验阶段,所以患者们面临的主要问题是寻找一款药来续命。



此外,当时美国人普遍认为艾滋病只有同性恋才会得,且80年代整个美国社会对于同性恋的态度远没有现在这么开放,特别是在《达买》中“民风彪悍直男至上”的美国西部地区,同性恋者受到的歧视更加严重,艾滋病也因此被视为一种“脏病”。



从这一点来看的话,应该说《达买》要比《药神》的格局稍大一点。因为它里面探讨的并不仅仅是“医疗问题”,也包含了普通人对艾滋病患者、对性少数群体的态度,而借此,影片又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对时代风貌与社会大环境的捕捉。


杰瑞德·莱托饰演的异装同性恋


当然,也正因为铺得更大,《达买》在某些细节方面显得没有《药神》那么丰富。


举个简单的例子,在《达买》中“患者家属”这一群体几乎始终是缺席的,主要描绘的患病者也就两三个。


而《药神》中徐峥领导的“卖药小组”则囊括了各种社会角色——有为孩子找药的单亲妈妈,患病的牧师,因不想连累家庭而远走他乡的少年等等;且所有这些角色又都带着一定的象征色彩,有的代表家庭,有的代表信仰,有的代表底层的反抗。



所以哪种处理更好呢?我觉得是各有千秋。因为抛开了家庭、亲情等元素,《达买》显得要更克制一点,而《药神》则更加具有情绪的张力。


又或者说,两部电影的内容结合在一起才更接近生活的全貌——现实中病魔不会管你是男女老少,绝症也从来不只是一个人的事,它关乎整个家庭,也关乎国家体制乃至整个社会对于边缘群体的态度。


《药神》中王传君饰演一个有老婆孩子的患者吕受益


当然,尽管《药神》与《达买》都关注边缘群体,都涉及到边缘群体的“抗争”。但因为主人公人物设定的不同,两部电影在表达上也有所差异。



对于《药神》中的主角程勇而言,他倒卖印度仿制药的初衷是为了赚钱,后来良心觉醒成为了“慢粒白血病”代言人,通过与警方、制药公司的周旋为患者们争取生存的权利。那么作为一个健康人,程勇的行为无疑是英雄式的高度象征性的,他代表了良知之于欲望的一种胜利,善良人性在灰暗现实面前的闪光,就如同二战中的“辛德勒”。



而《药神》要传达的也正是这样一个充满正能量的观念——在时代巨变的洪流之中,在利益与欲望的诱惑面前,始终有人坚守底线,信仰善良,所谓“药神”只是恰好走入那个情境中的普通人,而普通人的一点善意之举就可能为他人带来巨大的改变。



再看《达买》,它里面的男主角罗恩的情况要复杂一点。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病人,这便决定了他首先就要与病魔与命运斗争——医生说他只能活30天,但他不服。



此外,过程中他也面临着比程勇更大的心理阻力,因为在被查出艾滋之前,他本身也是个歧视同性恋的直男癌,觉得得艾滋的都是娘炮,但之后为了卖药他又不得不接触同性恋者。


罗恩在同性恋酒吧


所以对于罗恩来说,他不仅要面临生与死的考验,良知与利益的拉扯,法律与制度的限制,他还要与社会偏见斗争,与自我局限的性观念斗争。



那在人物塑造方面肯定是《达买》要挖得更深一些。当然,透过罗恩这样一个复杂的人物与纠缠在他身上的种种社会议题,影片要表达的其实也是十分政治正确的美式主流价值观,比如平等,自由。影片后半段,代表观众视角的罗恩最终认同了同性恋群体,而法官表达了这样的观点——药监局是为了保护人们,而非阻止人们自寻出路。



从这个角度来看,应该说《药神》与《达买》的成功都沾了点题材的光,前者围绕目前国内最稀缺的现实题材展开,切中了当下中国社会普遍的一个痛点,而后者身上带着的的“同性恋平权”“传记片”等标签也一直是奥斯卡评委的菜。



如果仔细分析起来你会发现,两部电影对于现实的呈现其实都并不是100%的真实,它们都将复杂的社会问题进行了相对简化的处理。最典型的,是关于反派的刻画。



在《药神》里导演将生产“白血病”救命药的外国企业代表塑造成了一个油腻邪恶、唯利是图的奸商;而《达买》也将美国药监局、制药公司设计成男主角的对立面,在电影里给人的感觉就是官商为了利益相互勾结,完全不顾患病者的死活。



毫无疑问,两部电影如此处理都是一个目的——增加戏剧性,让影片的矛盾冲突更加集中。但问题在于,这样做可能会对观众产生误导,其中对一些关键信息的刻意隐去更是容易使大家对问题的理解产生偏差。


还是拿大家更为熟悉的《药神》来说,片中只是提了制药公司把药价定得很高,却没提它定价的原因,更没说此药在中国价格尤其高的原因。



除此之外,通过制药公司代表与警察接触的几场戏,影片其实有意无意地在向观众暗示,制药公司可能和警局相互勾结。但实际上,情与法特别是与执法者的冲突并不是影片抛出的社会问题的核心,而与其关系更密切的医保制度、药监局,影片反倒没怎么提到。影片后半段留给观众的思考空间也比较少,因为它把重点放在了唤起观众的共情上。


《药神》中的催泪老奶奶


所以就对社会问题的探讨这点来说,我觉得《达买》稍好一点,它至少一定程度上触及到了问题的核心,也不乏对国家体制、相关政策的尖锐拷问。


当然,这和好莱坞拥有更高的创作自由度有关,我也承认在当下的环境下《药神》能做到现在这样已经不错了。更为重要的是,《达买》再优秀,它讲的毕竟还是大洋彼岸的故事,离中国人的现实生活太远。



而《药神》里面有我们身边的人情世故,社会冷暖,它对弱势群体的真切关怀也真的已经引发了人们对“慢粒白血病”以及相关医疗问题的再度关注。


电影片方还捐了钱


与此同时,相信《药神》的票房成功也会给中国的电影产业带来一定的启发,即观众想看也爱看这种关注现实问题、具有一定人文关怀的作品。


所以在我看来说《药神》是中国版《达买》毫无意义,两者也完全没必要较个高下,《药神》对中国社会与中国电影的价值,更是无法简单用“艺术性”或者票房就能丈量的。此时我们真正需要思考的问题是,如何让影片的艺术价值与社会价值更好地结合?如何在现有规则中实现更大的突破?如何让大众关心的社会热点与社会问题真正纳入到中国电影创作中?


怀抱着这些问题,我愿意相信也真心期许:《我不是药神》只是一个开始。


当然,客观地说,这部电影也绝对不是完美不无缺,它也有自身的短板和“软肋”,想要更加深入、客观的地了解这部电影的小伙伴们,可以去凌辰电影里听听我的看法,打开更广阔的思维和视野吧。


扫描下图二维码即可订阅凌辰电影

↓↓↓

【有部电影】最新文章推荐
【有部电影】爆文文章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