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论||任东升、闫莉平:中国当代乡土文学中乡土语言模因的传译——以三部长篇小说沙博理译本为例

翻译教学与研究 2018-10-12 21:08:56
阅 读 : 170





任东升,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教授,博士,博士生导师。主要研究方向: 翻译理论、宗教翻译思想。闫莉平,中国海洋大学外国语学院2016 级硕士研究生。研究方向: 翻译理论。






内容摘要:中国当代乡土文学是中国农耕文明下诞生的乡土文化,它有超越地域性的诗学追求,能够实现民族历史传统与地域特色的统一 ; 且乡土文学是一个世界性文学主题,本质上有助于中华民族乡土文化的伟大复兴,开拓广阔的全球文化对话空间,使世界文化系统得以优化。《新儿女英雄传》、《保卫延安》和《林海雪原》三部长篇红色经典战斗小说,分别以华北、西北和东北为故事地域背景,用独具地域特色的乡土语言呈现了当时的红色乡土中国。本文基于乡土语言模因化过程,即乡土语言的传播过程,从表层等值模因、深层等值模因、语用等效模因和社交语用等效模因四个角度分析沙博理对这三部小说乡土语言模因中的名物模因、熟语模因和詈语模因的传译,以期透过乡土文学外译研究助力中国文学走出去。

关键词:模因;乡土语言;翻译;沙博理译作




一、引言


      新达尔文主义的倡导者道金斯首次提出模因(meme)—— 基因的类比概念,并指出它是文化传播单位(Dawkins 206)。“ 语言模因 ”(linguistic memes 或lingueme)(何自然,语用三论 150)是模因的一种,任何字、词、语句、段落乃至篇章,只要通过模仿得到复制和传播,都可以成为语言模因。语言模因可揭示话语流传和语言传播的规律, 促进语言的发展,而模因本身也靠语言得以传播复制。乡土语言是文学研究术语,指“具有地方特征、口口相传、通俗精炼并流传于民间的语言表达形式”(周领顺 80), 它具有凸显作品地域色彩等的 “ 文学功能 ”(汪宝荣 107)。乡土语言与地域方言既有区别又有联系。地域方言是社会语言学术语,指因分布地区不同而使语言在彼此之间存有差异的地方话 ( 钱曾怡 91)。地域方言进入文学作品,就成为乡土语言,乡土语言经过流传形成乡土语言模因,乡土语言模因可分为名物模因,熟语模因和詈语模因。乡土文学与城市文学共同构成地域文学,乡土语言经过传播实现乡土语言模因化,如图 1 所示:



      本文拟以沙博理(Sidney Shapiro)译《新儿女英雄传》(Daughters and Sons,1951)、《保卫延安》(Defend Yanan,1958)和《林海雪原》(Tracks in the Snowy Forest,1962)三部乡土小说为研究对象,采用文本细读、双语对比等研究方式,从表层等值模因、深层等值模因、语用等效模因和社交语用等效模因角度分析乡土语言模因的传译。


二、乡土语言模因的翻译传播


      切斯特曼首次将模因引入翻译并将翻译定义为“ 模因的生存机器 ”(Chesterman 7), 据此,翻译可视为经语言转换把语言模因复制和传播到宿主的过程。在乡土文学的翻译中,乡土语言的核心模因和其他模因组成模因库,翻译任务是乡土语言模因化,这要经历两次分别以译者和读者为主体的传播, 即分别对原作和译作的解码、感染和传播。乡土语言模因由此像 “ 思维病毒 ” 般传播,随着宿主增多,其在异域存活率增加,因 n 个读者可能产生 n 个乡土语言模因库,故标号加以区分,如图 2:



      在乡土语言模因化中,确保读者经受感染是传播的关键,因此需综合考虑语言和文化差异,灵活采用适当的翻译模因传译。何自然将翻译模因分为基因型和表现型 , 两者分别是内容相同形式各异和形式相同内容各异的传播(何自然,语言科学 59), 根据前人的研究成果,王雪瑜 (74) 认为前者主要用来解释等值(equivalence)和等效(equivalent effect)翻译观,可分为语义等值模因和语用等效模因。她根据乔姆斯基(Chomsky)的语义观将语义等值模因分为表层等值模因和深层等值模因,前者指在目标语读者的认知能力范围之内通过语言表层结构转换,忠实复制原作中的核心模因以及其他模因;后者指内涵相同、表达不同的语言模因;又根据利奇(Leech)的普遍语用学分类将语用等效模因分为语用语言等效模因和社交语用等效模因,前者更偏向于语用学的语言方面,译文不拘泥于源语,译出源语的多种意义;后者指社会文化层次上的等效,以目标语读者的认知能力范围为参照点,按照目标语读者的社会语言和文化习惯编码。而表现型语言模因对应变体翻译观,表现为各种翻译模因变体,实为“ 变译 ”,与 “ 全译 ” 相对,因三部作品中较少涉及到变译,故不纳入研究范围。


三、三部作品与译者的代表性


      乡土文学包含小说、诗歌、戏剧、散文等多种艺术门类,但中国当代乡土文学的主要载体是小说,乡土小说不仅构成了乡土文学的主体,而且也可以说是 20 世纪中国文学最重要的组成部分,因为 20 世纪的中国在总体上是一个传统的乡土国家,其文化是受各种地域性因素所制约的乡土文化,20 中国文学在本质上是一种乡土文学(张瑞英 4)。

      《新儿女英雄传》、《保卫延安》和《林海雪原》分别成书于 1949、1954 和 1957 年,属于 “ 十七年文学 ”(1949-1966),这一时期的中国文学多是红色中国和乡土中国的结合主题。16 万字的《新儿女英雄传》表现了抗战初期冀中白洋淀人民抗日英雄事迹,且有电影、评书、连环画、连续剧等多种形式;37 万多字的《保卫延安》以初期西北解放战争(1947.3-1948.9)为题材,呈现了一部“ 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有名的英雄战争的一部史诗 ”(冯雪峰 2); 40 万字《林海雪原》讲述 1946 年东北民主联军一支小分队深入林海雪原执行剿匪任务,自 1957 年出版后,小说相继被改编为话剧、京剧、电影与电视剧作品,也是一部被改编成革命样板戏的红色经典。《新儿女英雄传》开创了红色经典文学先河①,《保卫延安》和《林海雪原》是 “ 三红一创 , 青山保林② ” 红色经典文学作品的重要组成部分。三部长篇小说在中国当代文学史上具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三部作品的译者沙博理是中国当代有代表性的外来译者,其巨大翻译成就使他在中国翻译史上享有崇高的地位。沙博理翻译生涯始于 1951 年在美国出版并取得成功的《新儿女英雄传》,它是 “ 在美国出现的第一部中国红色小说 ” (沙博理 73)。随后的几十年里,沙博理翻译了很多中国当代及古典文学作品,比如巴金的《家》、茅盾的《林家铺子》、《春蚕》,及赵树理、孙犁和许地山等作家的作品,甚至是 “ 文化大革命 ”期间,沙博理依旧笔耕不辍,译出《水浒传》(Outlaws of the Marsh),1982 年由外文出版社出版,该译本被认为是三个英译本中最好的。翻译事业也由此达到巅峰,声名远播。沙博理善于采用灵活的翻译策略,使得译文自然流畅而又不失中国文化色彩,他是中国文化忠实的推介者,他以自己的翻译实践为推进中西文化交流做出卓越贡献。

      三部作品故事背景的地域性,内容的丰富性和地位影响力使得其在中国当代乡土小说中非常具有代表性,而且沙博理英译本是其唯一的英译本,研究三部作品的沙博 理英译本对中国当代乡土文学中乡土语言模因的传译具有巨大的借鉴意义,故选取为例。


四、三部译作中乡土语言模因分析


      小说是一种语言艺术样式,以特定地域取材的乡土小说,基于作品真实感和可信度的考量,其语言须反映这个场域的语言文化习惯。三部小说中的乡土语言主要体现在作家的叙述语言和小说人物语言。

      作家的生活体验为小说叙述语言提供营养,为文学作品输入新鲜血液。袁静和孔厥曾在 1948 年进入白洋淀体验生活,采访当地干部、雁翎队员等,获取大量素材。杜鹏程在 1947 下半年作为新华社随军记者深入西北野战军,藉此把战争和乡土融为一体。曲波于 1946 年冬,带领一支小分队,在东北林海雪原与国民党残匪周旋。因此,三部小说的乡土语言自然流畅,乡土风貌得以完整呈现。

      三部分别以华北、西北和东北为故事地域背景的乡土小说中,底层农民居多,如《新儿女英雄传》中的牛大水、杨小梅和黑老蔡;《保卫延安》中的周大勇、王老虎和李江国;《林海雪原》里的李勇奇、杨子荣和刘勋苍等,因此小说人物语言乡音土味浓厚, 这不仅增加了作品的真实感,还塑造了人物形象,增强了作品的文学表现力。

      如何还原三部小说中极具地域文化色彩的乡土语言,是乡土语言模因传译中需要思考的问题,以下从名物模因,熟语模因和詈语模因分析。

4.1 名物模因

      名物包括房屋建筑、地方用具、服饰饮食、农工百艺和日常活动等。名物经翻译传播成为名物模因,不同文化背景的读者认知能力有差,需灵活处理其中的文化差异。

(1) 咱俩可是高粱地里的耩耠子(耠子是高粱的一种),一道苗儿。( 袁静、孔厥 24) 

We’re a couple of stupid hicks (Shapiro,Daughter and Sons 31)

(2) 乌拉草(曲波 137)

leather moccasins,heat-giving wula grass(Shapiro,Tracks in the Snowy Forest 126)

组例 1:名物模因


      组例 1(1) 中歇后语本指播种出一道禾苗,转喻为一路货色,含贬义,“ 耠(huō)子 ” 属华北冀中白洋淀的名物方言,“ 耩(jiǎng)” 方言动词,意为 “ 用耧播种”,“ 耠(huō) 子 ” 原作夹注为 “ 高粱的一种 ”,这反映了当地百姓旱地种植的生活方式。译文省去方言名物和动词,简练明快且顺应读者的语言和文化习惯,属于社交语用等效模因。(2) 中译文核心词 “heat-giving(保暖的)” 传达出核心模因;“wula” 为音译且斜体,有前景化效果,能征得读者对中国文化元素的注意力,这就从多个层面传译了源语模因, 属于语用语言等效模因。

4.2 熟语模因

      熟语既是语言中的普遍现象又是长期锤炼的语言精华,承载着丰富的文化内涵, 忠实反映着民族文化特色以及人类文化共核。除歇后语为汉语独有外,中英文中熟语范畴基本一致。熟语是乡土小说的亮点之一,熟语模因能否异域生存取决于翻译传播。现按熟语中的成语、谚语、惯用语和歇后语分类分析如何传译熟语模因。

(1)成语

      在三部乡土小说的成语翻译中,译者善于巧妙采用表层语义等值模因达到文化交流的目的,而对文化负荷过重的成语则另辟蹊径,且看组例 2:

(1) 雷声大雨点小 ( 杜鹏程 191)

a lot of thunder but not much rain(Shapiro,Defend Yanan 189)

(2) 半斤八两(杜鹏程 311)

six of one and half dozen of the other(Shapiro,Defend Yanan 317)

组例 2:成语模因

 

      组例 2(1)中六字成语比喻做起事来声势造得很大,实际行动却很少,对应英文俗语 “Much cry and little wool( 喊得很凶,羊毛很少 ) ③ ”, 但译者弃之而采用表层语义等值,在小说的特定语境中,读者易理解且满足猎奇心理。 (2)中成语牵涉到中国古代的重量单位,文化负荷过重,译者采用深层语义等值处理,译为目标语中熟语模因, 同样达到感染读者的目的。

(2) 谚语

      谚语通俗精练、语句固定且蕴含哲理,反映民族深层文化心理,采用表层语义等值模因翻译,利于传播谚语背后深层的思维方式,扩大中国话语权,但语境不同,翻译策略不同。

(1) 一个婆姨一面锣,两个婆姨一台戏(杜鹏程 414)

One woman is a cymbal; with two, you’ve got a whole damn orchestra! (Shapiro,De- fend Yanan 421)

(2) 宁养一条龙,不养十个熊! ( 袁静、孔厥 53)

I’d rather have one dragon like you than a dozen performing bears! (Shapiro,Daugh- ter and Sons 64)

组例 3:谚语模因


      组例 3(1)中用夸张手法表现了女人日常爱扯闲话的特点,“ 婆姨” 为陕北方言, “ 已婚妇女 ” 之意,因方言色彩无法传达,译为 “woman”,而且保留了原文 “ 一面锣 ” 和“ 一台戏” 的文化意象,为表层语义等值模因。(2)中 “ 龙” 和“ 熊” 分别指代“ 能人” 和 “ 庸才 ”,蕴含褒贬色彩, 后者被译为 “performing bear”,其中的暗示含义和贬义色彩通过“performing(装模作样的)” 得以内释;让步句式“ 宁 …… 不 ……” 与“rather… than…” 对应贴切;约数 “ 一 ” 和 “ 十 ” 分别对应 “one” 和 “dozen”,通过数字反衬出何世雄拉拢张金龙的急迫心情;属于语用语言等效模因。

(3) 惯用语

      惯用语可作为词的等价物,具有外部结构 “ 凝固性 ” 和意义 “ 整体性 ”(马国凡、高歌东1)以及强烈的修辞色彩;内部结构逻辑深植于社会历史文化,故跨语言差异显著。以文化交流为目的的翻译宜采用表层等值模因。例如“ 王老虎说:‘ 全有!少拌嘴好不好。你总是说风就是雨! ’”(杜鹏程 96)译为 “‘Pipe down, Quanyou,’ said Tiger Wang.‘Any passing breeze hits you and you start yelling---storm.’”(Shapiro,Defend Yanan 118),其中惯用语 “ 听风就是雨 ” 采用表层语义等值模因翻译,译文中的破折号有声情并茂的效果,使读者身临其境,容易受到感染。

      但由于惯用语的上述特性,加上在小说中常被用于塑造人物性格,此法可能失效, 因为通常会使惯用语变成普通语言,损坏译文表现力,而深层等值模因则相对保留原作的核心意义和熟语色彩,且看组例 4:

(1) 逼住哑巴要说话(杜鹏程 23)

“You can’t get blood from a stone (Shapiro,Defend Yanan 25)

(2) 力巴头(曲波 211)

a green hand(Shapiro,Tracks in the Snowy Forest 191)

(3)没有肉豆腐也扳价钱(杜鹏程 191)

Come off your high horse (Shapiro,Defend Yanan 188)

组例 4:惯用语模因


      组例 4 中惯用语均被译为对应英文熟语,通过深层等值模因分别再现了王少新“ 又急又气 ” 的心态、马天武装运火车货物一把老手的人物形象,以及三牛的调侃语气和小成的神气模样,保留了与原文相同的译文表现力。

(4) 歇后语

      歇后语是唯一一类为汉语所独有的熟语,由近似于谜面、谜底的前后两部分组成的带有隐语性质的口头固定短语,平民化且诙谐幽默。植根于中国深厚的传统文化, 大部分歇后语很难采用组例 5(1)中表层语义等值模因翻译,而较多采用其他等值或等效模因:

(1) 许大马棒把她排为第三房,她也不在乎,正象她自己得意的唱高调那样:“ 阔小姐开窑子,不为钱,为图个快活。”(曲波 28)

So far as she was concerned it was like the vulgar ditty she was so fond of singing: when a rich young miss becomes a whore, it’s not for money but for fun galore.(Shapiro,Tracks in the Snowy Forest 27)

(2) 马全有说:“ 他刚来,八字没见一撇就开小差。灰家伙,准不是好人! ”(杜鹏程 143)

“He just came, and before he even said how d’you do, he deserted,”grambled Quanyou. “No backbone. He can’t be any good.” (Shapiro,Defend Yanan 156)

组例 5:歇后语模因


      (1)中 “ 阔小姐开窑子,不为钱,为图个痛快 ” 用来讥讽 “ 蝴蝶迷 ” 无耻地追求淫乐,译为对称两句,句式整饬,“whore” 和 “galore” 押尾韵,朗朗上口,弥补了原有结构无法还原的缺憾且语意呈现完整。(2) 中用到“ 八字没有一撇 —— 早着哩” 的谜面, 这里指新兵尹根弟来连队不到三天就开小差,译为 “before he even said how d’you do(还没有问好)”,不仅省去解释汉字 “ 八 ” 的书写,还使读者乐于接受,属于语用语言等效模因。

4.3 詈语模因

      詈语可分为五类:诅咒类,禁忌类,把人比作动物类,歧视类詈语和违背伦理道德类(肖建华 151-158)。三部小说包含大量詈语,一般来说詈语属于语言糟粕,但乡土语言与地域文化是 “ 双向互动的关系 ”(李树俨 14),它反映了一个民族的文化习俗心理和思维方式,故译者对其翻译多采用表层语义等值模因。

      咒骂语起源于语言崇拜,属于语言巫术,诅咒别人死亡是最常用最狠毒的一种詈语,比如 “ 上有天,下有地,中间有良心。我要是三心二意,就叫我挨枪子儿! ” 中( 袁静、孔厥 216), 崔骨碌以 “ 天地良心 ” 起誓,其实是受中国传统 “ 天、地、人 ” 三才思想影响。类似的毒誓还有 “ 天打五雷轰的白军来不了! ”(杜鹏程 9)等。前一例中施詈和受詈者为同一人,后一例则不是,分别被译为 “ Above is heaven, bellow is earth and a true heart is in the middle. May I be shot if I’m lying to you!” (Shapiro, Daughter and Sons 253) 和 “Those White army soldiers--may they be struck by five thunderbolts!--can’t come here now.”,(Shapiro, Defend Yanan 10) 通过表层语义等值模因,实现特殊民俗心理的传播。

      人类对禁忌的共同信仰是突破禁忌的詈语得以形成的文化心理基础。性詈语是最为常见和龌龊的一类,例如被鲁迅先生称为“ 国骂 ” 的 “ 他妈的” 在汉族中甚至变成口头禅,比如小说中出现的 “ 妈的! ”(曲波 472)和 “ 走你奶奶个膣。”(同上 484), 译者将前者译为对应的所有格“mother’s”(Shapiro, Tracks in the Snowy Forest 406), 属于表层语义等值模因。但译者基于中西方道德伦理观念家庭概念的不同,将后者辱骂对象由 “ 奶奶 ” 转换为 “ 妈妈 ”,译为 “March up your mother’s hole.”,( 同上 417) 通过语用语言等值模因寻求到两种语言之间平衡。

      在中国传统文化认知中,人是万物之灵,把人贬损为畜生,是极大的人格侮辱。“ 庙里的泥胎救不了你的狗命。”(曲波 151)属于把人比作动物的詈语,译为 “The idiot. The mud idols in the temple won’t save his dog’s life.” (Shapiro, Tracks in the Snowy Forest 133),通过表层语言模因将这一民俗文化现象传达了出来。

      语言歧视有多种,性别、年龄等都可能成为歧视对象。且看下例:


      “… 唉!谁知道呢,人家都说她好,说她误得起工,跑得了腿,就叫她当了妇委会主任,谁知道是个破鞋!呸! 不要脸的娘们!她…… 她…… 当着好些人,倒骂我是…… 是 …… 破鞋 !” ( 袁静、孔厥 39)

      “Everyone said she was all right, that she’d work hard. We elected her chairman of Wom- en’s Association. How was I to know she was that kind of women…a hussy! And-and-she had the nerve, in front of everybody, to call me a broken shoe!”(Shapiro,Daughter and Sons 49)


      上例中 “ 破鞋 ” 称呼是对女性的歧视,对照原文和译文可以发现,译文有语篇调整。原作首次提到 “ 大金牙 ”,并未提到其私生活问题,但译文中通过夹注 “the local expression for that sort of a lady is a ‘broken shoe’” 以及文内解释 “ 破鞋 ”——“abhorrence to sleeping alone( 憎恶独寝 )” 将她显化为 “ 破鞋 ” 形象,使目标语读者形成概念,此处属于表层语言等值模因传译;当再现于后续情节,译者先用深层语言等值模因,将其译为 “hussy(贱妇,轻佻的女子)”,加深读者对它的理解;后顺理成章译为 “broken shoe”,不会使读者感到唐突和陌生,从中可以看出译者在传达中国特色词汇方面所做的努力。

      汉民族注重伦理道德,讲究孝悌,故詈语中不乏违反伦理道德类,例如 “ 人们背地里剜着脊梁骨骂他 :‘ 促寿损德,断子绝孙。’”(曲波 24)译者通过表层语义等值, 将其中詈语译为 “ The old swine deserves to die without descendants.”, (Shapiro, Tracks in the Snowy Forest 23) 传达了中国传统伦理观念。


五、结论


      “ 乡土社会的生活是富于地方性的”( 费孝通 5), 乡土性是中国现代文学的文化特质。乡土作家及其作品离不开乡土和地域的影响,乡土性因此成为我们理解中国文学的基本视角,从而找到自身的比较优势。本文通过对沙博理的三部译作——《新儿女英雄传》、《保卫延安》和《林海雪原》中乡土语言模因的分析,揭示了模因论对乡土语言翻译的解释力,译者沙博理的翻译策略及其中国文化立场,以及对外翻译中对读者意识和认知能力考量的重要性。乡土文学也是一个世界性文学主题,该研究对乡土文学走出去意义重大,本质上助于开拓广阔的全球文化对话空间,使世界文化系统得以优化。





任东升、闫莉平,《中国当代乡土文学中乡土语言模因的传译——以三部长篇小说沙博理译本为例》,《外国语文研究》2018年第4期。为适应微信风格,删除了注释。


本文来源:外国语文研究



【翻译教学与研究】最新文章推荐
【翻译教学与研究】爆文文章推荐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