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救了「10000」个「李文星」后,我们与他聊了聊

今日最新闻 2017-08-05 17:21:28
阅 读 : 82709 点 赞 : 6665

本文转载:匪闻bandio





有人说,老鼠会是对传销组织最贴切的称谓,在这里,我们几乎可以找到所有关于人类的问题。


李文星的尸体被发现在荒野池塘的时候,他仅有二十三岁。二十三岁的时候我们在做什么?


我们在庆幸自己躲过了一次次叛逆,青春的困惑,渣男,绿茶婊,失恋,烂醉,加班的夜晚,职场挫败,失业,高额房价,劫难,意外,自然灾害,社会动荡,阴谋与陷害之后,疲惫地发现原来生活不过如此——这个巨大的鼠笼里,有一个关于成为雄狮的美好谎言,在卑微和低贱的荒原中,沦落为这个世界上百分九十九的垫背人。


而我们穷极一生想要达成的,不过是变成和其他老鼠一样的存在,再用富有浪漫主义色彩的口吻劝解自己和他人:美好的明天,就从这一只充满理想的老鼠做起。


老鼠没有信仰,抱着一块发霉的奶酪便能苟活;老鼠不能醒,醒来是更荒凉孤独的大地;老鼠无所事事,他们用廉价的快乐、正义的诱惑来复制更多的老鼠——猫来了,它们逃窜;猫走了,它们重新汇聚,扮演一家人。


所以,在这里,要成为一条驱赶老鼠的猫是一件多么不容易的事?


坦白说,即便李文星事件刷屏,传销仍旧离我很远。互联网与现实世界中的那一块屏幕,是安全的最后距离;然而,今天中午,我们在聊“传销“时,6个人中竟然有4个人的亲朋好友曾经陷入传销组织。


他们来自廊坊、安徽、江苏,黑暗如悄然生长的根,在广袤的土地下嚣张。为此,我们马上找到了“中国反传销第一人”和“卧底反传销人士“讲述与传销者的搏斗故事,希望能带来一些帮助。


我们相信,恶龙猖狂,仍有少年英雄。


通过朋友圈,我们找到了易铁



易铁 反传销人士 曾卧底传销组织并解救受害者



入局


潜伏在传销组织里面,接受花样繁多的催眠内容,在保持清醒的同时,伪装出被洗脑的样子,这样的事情,易铁做过300多次。每一次潜伏都有太多不确定的因素,也许是时间,也许是人员,也许是自己能否保持清醒。洗脑的内容被一次次反复提起,相信就停止,不相信就继续,也许在某个时间,说过了1000次的谎言便映射成脑海中的真相。


街边可见的传销求助传单


「很多网友都是,救人的时候把自己搞进去,妈妈救女儿,掉进去,爸爸再去,再掉进去,一个糖葫芦,一个个推进去。易铁见过太多这样的故事。


在传销领域,同样有着南北派系的分别。南派相对温和,专攻于心,不限制自由,不适用暴力。然而,除了暴力,他们也是无所不用其极;北派则诉诸暴力,不择手段,不计后果的「搞定。恐吓与训斥是第一种,也是最轻微的一种;如果对抗,那么便是殴打;之后,便是针对性的发泄,不计后果的发泄,直到服从为止。


解局


消费返利是会销模式下的一种概念传销,图为一场消费返利的年会


传销总是有一整套洗脑的套路,而洗脑的套路本质上就是催眠的过程。在一个关键点,给予一个强烈的精神冲击,催眠暗示的内容便在心态扭转的过程中成为潜意识的内容。当洗脑元素都变成潜意识,人会在压力下服从环境,重建自己的自我防御机制 ,根据环境改变自己。传销的原理似乎并不复杂。


「我喜欢卧底传销,去了解每一种传销的模式。寻找每一种的破绽。易铁这样说。


破局


第一天,伪装出被洗脑的精神状态,取得受害者的信任,在通过话术提高自己的地位,然后开始破解,引导受害者思考;第二天,营造一个合适的氛围,鼓励引导受害者提问,反驳,巩固好每一个反驳的细节;第三天,重建受害者的三观,与他们进行深度的思想交流;这是易铁在300多次卧底经历中摸索出来的「套路」。


当然并不排除武力解决的手段,当遇到一些难以解决的情况时候,便只能够求助于家人,使用各种粗暴的方式,「以暴制暴。不过易铁坦言,「武力方式有一定概率会产生严重的传销后遗症」而这需要征得家属同意后才能够由家属进行。


贪婪、恐惧以及欲望,传销这个巨大的社会群体中,聚合社会底层共有的潜意识,所有的诈骗套路以及人性的阴暗面。



李旭 中国反传销第一人 反传销咨询救助网创建者



2006年到2017年,李旭和他的“中国反传销协会”度过了11个年头,这个协会在过去平均每年解救一至两千名被骗入传销组织的受害者——而这些都仅仅是他们亲临传销组织现场直接解救的人数,算上电话咨询等方式营救的人数恐怕远远大于这个数据。

 

李旭教大学生警惕传销组织


匪闻在第一时间联系到李旭时,他向记者坦诚李文兴绝对不是个例:非法的,限制人生自由的,暴力传销,这样的悲剧每年全国各地都在发生。不仅在静海,据他十多年的传销经验判断,中国的多个传销高危地区包括但不局限于:廊坊,沧州,秦皇岛,福建的龙岩,漳州,泉州,厦门,广多东莞,韶关,江门,中山,惠州等地。传销组织骗人的模式几乎大同小异,除了把人骗过去以后,还有非法拘禁,甚至是殴打致死等等。

 

受阻

 

李旭说,这几年为什么大学生经常上当受骗?除了涉世未深是一个方面,更重要的,是大学生急于成功,急于赚钱,毕业以后又有很大的就业压力,每年几百万大学生毕业,很多人一毕业就失业。很多招聘骗子就是抓住了这种弱点,抛出高薪诱饵,说给介绍高薪工作,把人骗到传销组织。


而现在传销组织的手段也越来越高明,可是监管部门和大众意识对这方面却仍然滞后不前,这给李旭的反传团队带来了更大的困扰和技术困难——同时,一些执法部门在这个过程中存在相当严重的责任缺失,在过去的反传经历中,有受害者家属报警,对方却草率地表示:这个不属于营销案件,没办法给你立案。而在李旭看来,警方应该多承担一些社会责任,调动更多资源来帮助反传组织和家人营救受害者。

 

最初的两年时间中,“中国反传销协会”是一个纯公益性质的组织,后来注册了公司,在外人眼里似乎是走上了商业化的路线,甚至当他们在联系警方写作营救受害者时,对方还曾发出过“你们救人是为了赚钱,我们图什么?”这样的质疑。然而,李旭却无奈地表示:一次外地反传,收费2000到3000元不等,这样的收入也仅仅足够满足团队正常开销而已——支付团队在北京办公室的租金,以及员工的基本工资。“人家上有老下有小,你不可能让人家辛苦白干啊?”

 

类似的阻碍同时也来自于传销的受害者:

 

“传销组织的人都被洗脑了,他们并不认为我们在帮他们,反而认为是我们在挡他们财路。”——因为传销组织在内部都有非常完整的一套逻辑体系,他们就好像教义一样洗脑着参与者,让他们意识不到自己正在做一件错误的事。当然,反传人员被威胁、甚至暴力驱逐的情况时有发生。2015年,李旭团队前往廊坊解救受害者,便遭到殴打。一位同事伤势不轻,去医院缝了数十针。然而,正因为这些反传志愿者大多也有过传销经历,所以他们很能够理解这些受害者的心情:“他们就好像是病人,我们要把他们当做病人一样来对待。”

 

讲事实,摆道理,以理服人,是李旭团队反传过程中使用的主要方式,即便是强制措施也只是在家属允许情况下,将其带回家中进行劝说而已。花上一两天的时间,通宵达旦去沟通,绝大多数人都能够从传销的漩涡中摆脱出来。

 

在成都温江区成功解救人质


李旭列举了影响劝说成功率的一些因素:

 

1、反传人员本身的劝说能力;

2、受害者是否足够理智——遇到那些完全拒绝沟通,已经走火入魔的受害者,李旭坦然自己团队所能做的真的很少;

3、家属的配合程度;

4、受害者参与时间、投入金钱等情况——参与时间过长,发展下线过多,会导致受害者出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主要还是尊严和面子上很难做出取舍;而投入金钱太多的人,心态好比赌博,觉得自己赔了本钱,不值得。

 

正因为如此,所谓的反传成功率也是无从谈起,这也是为什么李旭团队从不会像其他组织那样对外宣称成功率达到百分之八、九十。

 

李旭是从事国内反传销的第一人,在经过了10余年的发展之后,国内的反传销事业已经初具规模,不过李旭坦言,目前民间组织的力量仍然比较弱小,主要力量仍是来自于媒体的宣传以及执法部门的打击。当然李旭以及团队同样有他们的优势,在很多时候他们往往能够更直接地掌握第一手资料,作为之前的受害者,他们也更清楚地了解传销的内幕。

 

传销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也在升级换代,尤其是在互联网虚拟金融概念下,传销取证十分困难,由于受害者经常被洗脑,所以也不愿意指正传销头目的罪行,导致证据链极易断裂。2013年,两高一部针对“关于办理组织领导传销案件试用法律”颁发了若干意见,适当降低了标准,认为参与传销的培训、讲课、管理的人都可被定为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这虽然增加了判定传销罪的广度,可“从现在的情况来看,还是缺乏可操作性的。”李旭告诉我们。


采访  / 撰稿  晚期患者    编辑 山鬼    校对  I 胡书记



END -


【今日最新闻】最新文章推荐
【今日最新闻】爆文文章推荐
猜你喜欢
0.296528s